媒体:别让“巫医”“神棍”干扰抗疫大局

(原标题:中经观点:别让“巫医”“神棍”干扰抗疫大局)

这两天,一份流传在网上的文件让“神医”李跃华又一次成为大众关注热点。

这份文件题为《关于对李跃华、张胜兵治疗新冠肺炎等相关情况的调查报告》,调查人员来自湖北省卫健委,调查结论是“李跃华涉嫌伪造、变造、买卖国家机关证件(医师执业证书)”,且“其本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行医并进行虚假宣传,严重影响了正常医疗服务秩序和当前疫情防控工作”。

↑李跃华的“爱因思诊所”。资料图(图片来源:封面新闻)

李跃华是汉阳爱因思中医专科门诊部的法定代表人。他最先引起人们关注,还是因为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的“致歉信”。陈北洋一家三口被确诊为新冠肺炎,因拒绝集中隔离、拒绝入院治疗而闻名网上,后来陈北洋在“致歉信”中称,拒绝住院隔离的原因,是“李医生”已经治好了他们一家三口的新冠肺炎。

“李医生”就是李跃华,在陈北洋“致歉信”发出后,李跃华开始在网络上发布信息称:“我就是治愈陈北洋一家三口的那个人。”“陈厅长说的是事实。”他还表示,已为15例确诊或疑似新冠肺炎患者治病,其中9例治愈。

李跃华所采用的治疗方式,是用含微量苯酚的自制穴位注射剂,注射在病人的穴位上。苯酚是西医的消毒剂,针刺穴位则是中医的手段,这个治疗方法,听起来像是“中西医结合”?

在现代医学对新冠病毒办法不多的当下,自称能够治愈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李跃华迅速爆红网络。不断有人呼吁,把李跃华的苯酚注射剂纳入临床试验推广。

真有如此“神医”、如此“神技”吗?

让我们结合调查结果、科学常识来看看,“神医”到底“神不神”?

首先,看行医资质。

李跃华已承认未取得医师资格。调查结果显示,李跃华所持《医师执业证书》系伪造。因此,李跃华并无合法行医资格。

↑李跃华提供的《医师执业证书》。(图片来源:封面新闻)

第二,看药品许可。

李跃华所使用的穴位注射剂,取得了《发明专利证书》,证书摘要中注明“本发明中苯酚为主要的治疗药品”。但要注意的是,专利只需证明这是发明人的新发现新成果,专利局不负责检查这个发明是否有医疗效果。注射剂是否有疗效需要经过药品监管部门许可。而在调查报告中,“李跃华承认自己配制的注射材料未取得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许可”。

↑李跃华出示的《发明专利证书》。(图片来源:封面新闻)

第三,看治疗效果。

李跃华号称治好了陈北洋一家三口,事实上,陈北洋一家被隔离检测后,陈妻核酸检测阳性,被送入医院治疗。李跃华提供的“治愈”患者名单中,后经媒体记者核对,亦有数例未见明显好转,且核酸检测阳性,入医院治疗。

而且李跃华不止拿苯酚注射剂来治疗新冠肺炎,这个疗法被他用来“包治百病”。他曾写过一篇题为《一种穴位注射剂——微量苯酚在临床中的应用》的文章,在该文中,苯酚注射剂对感冒、生殖器疱疹、腮腺炎、带状疱疹都是“全部治愈”。而事实上,这些都属于病毒类的“自限性疾病”,是有很大自愈可能的。没用严格的临床对比试验,就号称这些病都是某种神药治愈的,那其实跟“喝白开水包治百病”也差不多。更神奇的是,文中还号称对乳腺增生、扁桃体炎、复发性口腔溃疡、腰椎病均能100%有效治疗……所以,如果你认定“苯酚注射剂”有效,那它何止要做新冠肺炎临床试验?它简直可以做许多种常见疾病的临床试验!

最后,我们再来看看科学原理。

李跃华称:“我之所以认为这个方法是广谱抗病毒的方法,是因为,病毒可分为DNA和RNA二类,它们在进行复制的时候,至少有一种碱基是含有嘧啶环结构的。而苯酚的结构就是一个苯环加一个羟基,苯环与嘧啶环结构非常相似,因此,在病毒复制时,容易出现竞争抑制,使病毒复制无法顺利进行,造成病毒死亡。而这死亡的病毒又可以刺激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抗体,从而达到治愈病毒性疾病的目的。”

从科学角度讲,这属于放飞想象,没有体外细胞试验,也没有动物试验,仅凭分子结构的某个环长得像就可以直接拿人试药?

苯酚在医学上的使用,最早最主要的功能是消毒剂。专业人士指出,苯酚消毒的原理是使蛋白质凝固变性。苯酚对RNA破坏力比蛋白质小很多,并不像李“神医”想象的那样可以专杀RNA病毒。它被注射进肌肉的结果,就是很快跟肌体的蛋白质结合而失效,不可能走进肺里去消灭病毒。如果注射剂量大到药性可以入肺,那在入肺之前,人早就被毒死了。因为苯酚毒性高、具强腐蚀性、可致癌,国家药典规定苯酚只能用于消毒防腐。李“神医”的“苯酚注射剂”之所以还没有立竿见影的毒死人,只不过因为其中的苯酚含量很微小,而这么微小的苯酚含量,也谈不上能进入肺部去抑制病毒复制。

综上所述,这是一个没有行医资质、没有用药许可、治疗效果极其可疑、科学原理纯属胡诌的“神医”“神方”!在全力救治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今天,有关部门和医疗机构不可能让这样的“神方”未经科学检验就大规模推广!在这个问题上,并没有什么“官方”与“民间”之分,也扯不上中医与西医之争,只有常识与谬误之别。如同郭德纲先生在相声里说的:我要是跟火箭专家说火箭得烧劈柴,他如果看我一眼,他就输了。

大众在面对新病毒时渴望“神医”“神药”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我们不能因此而失去理智,病急也不能乱投医。面对认识不足、没有特效药的新病毒,要更加有效地治病救人,离不开白衣天使们的加倍努力工作,绕不开科学严谨的临床验证,还需要以清醒的头脑来审视那些可疑的自荐和盲目的吹捧,防止被各类“巫医”“神棍”干扰了抗疫大局。

本文来源: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:杜嘉悦_NK6020